推薦文章、個人喜好分享 喜歡的看倌多多支持唷~~

廣告贊助

(遲來的餐點,全肉,慎入慢慢吃)  

 

 

已經過了午餐時間,到廚房隨便煮一道麵食的劉駱軍端著熱騰騰的成品回來,管路已經睡倒在沙發上。

 

瘦弱的身軀像需要人保護的小兔子一樣蜷曲在沙發上,還算秀氣的臉蛋,纖長的睫毛在眼窩處留下陰影,輕輕的顫抖,他伸手撥開管路過長的瀏海,在他額上烙下一吻,在鼻尖留下一吻,停在小巧而紅潤的嘴唇上,被茶水滋潤過的唇如同飽和的果實般水嫩,劉駱軍伸出食指描繪唇形,他忍不住低頭再親一口。依舊是柔軟的讓他想緊緊擁入懷裡。

 

「我、我會忘掉了,你看我連工作也辭了,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,我保證。」兔子那段喃喃表達了他的真實,劉駱軍在管路旁邊坐下,攬過對方靠在自己的胸膛。

 

懷中的兔子朝內蹭呀蹭。

 

一股充實感和滿溢的情緒壓住他這幾天滋長的不安和煩躁。他勾起嘴角,心情特別愉悅。

 

「唔嗯……」懷中的兔子咕噥一聲,小手不安份的亂摸,先是撫上腹部,接著往下按在他的敏感上。劉駱軍倒抽氣,以為管路變大膽,結果低頭看,兔子只是在說夢話。

 

會是什麼夢……他很好奇。

 

「不要、唔!」兔子的身體顫了下,接著昂頭嘟起誘人的小嘴。

 

劉駱軍順勢吻上去,他輕輕的啃咬唇形,用舌尖描繪小而美好的唇形。

 

管路皺起眉頭,拒絕式的閃躲,「不要、很癢!」

 

「很快就不癢了。」他在他耳邊低語,接著舌頭探入壇口,攪拌起特別害羞的小舌。大手攬著管路肩頭,感覺到對方笨拙的回吻,僵硬的舌尖努力攪拌自己的,笨拙而可愛。

 

劉駱軍輕輕笑出聲。

 

散發著熱氣的唇離開自己,管路嗚咽出聲,劉駱軍換啃咬他的耳朵輪廓,舌尖時不時填滿空洞,薄耳染上粉色。

 

放手讓管路躺上沙發,他仍然沒醒過來,因為躲避頸側的吻扭動身體,更加刺激男人,劉駱軍瘋狂的舔咬誘人的鎖骨,一邊撩起管路上衣,原本清明的眼神開始染上情慾。

 

大手撥弄胸前的兩粒珍珠,拉高再放開,管路發出嚶嚀,似乎在邀請男人更進一步。

 

劉駱軍再度吻住因為嚶嚀而張開的小嘴,這個吻綿長而深入,他細細品嘗小嘴,掃過潔白的貝齒,轉而吸吮住小舌,唾沫聲以及胸前敏感的刺激驚醒管路。

 

他雙眼矇矓,飄遠的意識逐漸拉回,壟罩住他全身的氣味安心又霸道,舌間的吸力溫柔而繾綣,讓他情不自禁回應。

 

男人唇瓣離開帶出一條細長的銀絲,說不出的旖旎。等管路認清男人的臉龐,他瞬間清醒,「學長?」

 

「喜歡我這樣碰你嗎?」帶著嘶啞的聲音撓著管路心神,他羞紅臉,輕輕的點頭,「嗯,喜、歡。」

 

得到應許,劉駱軍埋頭含住早已高挺的真珠,霸道的吸吮,牙齒的尖端撕磨著小珠。

 

「唔、嗯!」管路叫出聲。隨及害羞的咬住下唇,劉駱軍的大掌輕捏他側腰,「不要憋著。」

 

呃、好、好刺激!不像平常自己動手或幻想學長碰他,真實的觸碰讓他思考混亂起來,下身很快興奮的抬起,他雙手插進學長蓬鬆的髮裡,他想要更多,他要他抱他!

 

褲子跟內褲很快被脫下,溫熱大掌握住管路分身,手指摳弄著前端的鈴口,延勢按壓,開始前後抽動的快感讓他情不自禁呻吟,「啊……哈啊、哈啊!」

 

很快前端滲出些許透明的液體。

 

他沒想過學長願意碰他,這或許也是個夢,他真希望這個美夢永遠不要醒。

 

感覺到手中的勃起,濕潤的前端無不吸引他,他幫他前後套弄,管路舒服的哼哼刺激著他的神經,他自己也跟著勃起。

 

「嗯,嗯……嗚、嗚,哈啊──」

 

手中的惡魔抖動,幾股白濁射出,管路的思緒瞬間空白。

 

懷中的兔子雙頰紅潤,眼神迷茫,他靠近兔子耳邊吐氣,「可以嗎?」

 

得到兔子同意,劉駱軍一邊啃咬管路白皙的胸膛,一邊手指沾上白濁,抹在管路後面的小穴,他沿著圈按摩輪廓,試著放進一根手指,感覺到小穴的擁擠,他施力按壓。加入第二指,小穴興奮的含住,很快的第三指也順利進入。

 

「嗚、嗯──呼啊!」碰到敏感點,管路大叫,他雙手扣上劉駱軍肩膀,身體情不自禁弓起。

 

「會痛嗎?」停下擴張的動作,劉駱軍擔心的問。

 

「不、不會,反而有點……舒服。」管路紅著臉,不太敢看壓在他身上的男人。

 

親吻著管路,劉駱軍在他耳邊霸道的說:「我要你。」

 

他放出自己的碩大,在穴口處摩擦,搔癢的感覺特別難耐,管路迷濛的眼神看著劉駱軍,他要他快點進去。

 

「啊──嗚、嗯嗯,啊嗯啊啊啊……」

 

碩大的巨物塞滿雍道,一股飽滿的感覺衝上額頂,劉駱軍抬起管路的腳放到自己的肩上,霸道的直搗小穴,每一次抽送都深入穴內,小穴緊緊咬住他,讓他低呼出聲,「啊哈──」

 

客廳盈滿肉體衝撞的啪啪聲,沙發上的兩人交疊,雙眼映著對方的動情的身影,劉駱軍如草原上英武的雄獅,既陽光又氣勢懾人,管路又射了第二次,他滿臉通紅,眼角滲出歡愉的淚水。

 

「嗯、啊哈啊啊啊!哈啊啊啊──」

 

劉駱軍低吼,熱燙的液體送進管路體內深處,他低頭親吻管路的眼角,將人抱入懷裡。

 

兔子是他的。

 

親吻著管路眼尾,劉駱軍眼帶笑意,他的手指不斷撓著管路側腰,懷中的兔子因為怕癢不斷的扭動,「所以你覺得我很像庭大人?那本你經常看,紅色封面的花、開、滿、庭是嗎?」

 

「嗯、呃你怎麼知道──哈、好癢!」意圖閃躲腰間大掌的搔弄,管路講話跟著斷斷續續,他脹紅臉,眼神飄移著不知道該放哪裡。

 

學長怎麼會知道《花開滿庭》,他又沒有帶去公司看,還是他跟漪漪的對話被聽見了?怎麼可能……

 

臉頰被捏住,管路被逼的直視眼前的男人,「又在想什麼?我一直認為你是討厭我所以不看我,原來是害羞不敢看、哼?」劉駱軍頭靠在管路頸邊,他低聲笑著。

 

管路突的顫抖,耳邊的熱氣暖呼呼,他抬手遮住嘴巴,眼睛下意識半瞇,「我才沒、沒有!」

 

「好,沒有沒有。」細心的幫懷中的兔子整理衣物,劉駱軍不在捉弄他,「我想你肚子應該餓了,桌上有麵……嗯,冷掉的麵可以吃,還是我去加熱──」

 

「我吃!」管路坐直身體,他捧住碗,舀起橙黃色的湯頭,「這樣就好了,咦?湯好好喝!學長連煮東西也好厲害,要是漪……」漪漪也能喝就好了,管路咬唇,考慮要不要偷偷換漪漪出來。

 

「漪漪?誰?」抓住管路下巴,劉駱軍露出危險的氣息,他直盯著管路的雙眼,兔子不只一次說到,江妍那次也是,「是路漪漪?」

 

兔子點頭,一臉猶豫的神情讓他動怒,扣住下巴的動作加重,兔子發出吃痛的叫聲,他瞬間放開。

 

「其實漪漪她已經……」管路低頭玩弄自己的手指,語帶哽咽,他開始解釋起自己跟路漪漪的相遇、關係與羈絆。劉駱軍出手將管路攬進懷裡,原本週邊散發的危險氣息逐漸消退。

 

「所以有時候是漪漪出來幫我,如果沒有她,搞不好我早就已經被公司踢掉了。」

 

難怪某些時刻會有那種怪異的感覺,路漪漪嗎?那個亮麗而強練的女人,有印象的大概是擦身而過的冰冷氣息,以及她梳的整齊,綁在後腦的黑髮。

 

這麼說他和管路的一切,也都被她看在眼裡。

 

比較現在的自己和兔子,更接近、更內心的兔子反而是路漪漪,劉駱軍蹙眉,無法控制的妒意讓他握緊雙拳。

 

「我討厭江妍!」管路抬頭,眼中滿是氣憤,他的動作驚醒劉駱軍,「是她害死漪漪!」

 

揉上管路柔軟的髮絲,劉駱軍瞇眼,盯著遠方的敵人,他低吼,「我會讓江妍嚐嚐得罪你的後果。」如果替路漪漪解決江妍,那女人就不會霸占他的兔子了。

 

「欸?」

 

管路呆愣,轉瞬下顎被抬起,霸道又繾綣的吻再次纏綿。

 

  躲進草叢的兔子被大野的獅子刁起,吞下腹。

 

 

 

 

此為《花開滿庭:躲進草叢的兔子》肉文部分,看全篇小說請至popo→請按我

喜歡的看倌幫點廣告,有摳摳也可以到 蝦皮拍賣 帶禮物回家~

正能量水晶氣質耳環娃娃扭蛋 支持阿狐寫文囉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雪狐 的頭像
雪狐

阿狐說說

雪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